Screen 筆記

先安裝好 screen 套件 建立一個 screen session,就直接使用 screen 指令即可。然後可以執行其他程式後,按 Ctrl + a d 暫時離開這個 screen session。 列出目前的 screen sessions : 如果要有建立有意義的 screen session 名稱可以用下面的指令: 再次列出目前的 screen sessions : 如果想要更改已經建立好的 session 名稱可以用下面的指令: 查看更改 session 名稱後的結果: 進入先前建立的 sessions,可以用 -x or -r 進入先前的 session。也可以用 session name or session id 都可以進入。 如果使用完 screen session 就直接使用 …

用 sudo 執行 wireshark 遇到的問題

遇到上面的錯誤無法執行 wireshark ,輸入下列指令就可以正常執行 wireshark 或是可以設定權限給其他使用者,例如: 詳細請參考:CapturePrivileges

PCI Express Speed List

PCI Express link performance Version Intro-duced Line code Transfer rate per lane Throughput ×1 ×2 ×4 ×8 ×16 1.0 2003 NRZ 8b/10b …

How are you doing?

之前在夏威夷辦公室常聽到同事問 「How are you doing?」 ,課本教學千遍一律的回答方式:「I’m fine. Thank you, and you?」。然後,換我幾次主動問同事常常得到的答案是「excellent!」、「great! 」、「good.」「not bad.」、「I’m doing okay」、「I’m doing well.」只要是很輕快愉悅得回答,看起來都不錯。但是,有一次聽到同事說「i’m good.」是在一種稍微平淡略帶著難以暸解的語氣。這讓我想起大家都是報喜不報憂,因為交情沒那麼好也不用跟別人透露自己遇到的難題吧? 之前我打電話給爸爸,因為不知道要講什麼,所以我常問:「爸,最近過得如何?」他也是千遍一律的回答:「我很好啊~」然後就沒講什麼就掛電話了,常常連 BYE~ BYE~ 都沒有講。在我的腦海裡好像沒有聽過不是這一句話的回答,唯一稍微能辨別的只有他的語氣。有幾次明明沒那麼好,他還是回答我過得很好。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媽媽精神狀態不太好的時候,爸爸一個人在老家苦撐著,然後他回答「我很好」。還有一次他明明腳被鐮刀刺穿送醫急救,還是忍痛回答「我很好」。最後,還有一次他明明就癌症住院身體很不舒服,他還是依舊回答「我很好」。我是怎麼了?沒有話題只能問過得如何嗎?很多時候是要人主動親自過去現場暸解,不是單方面的聽到他口頭上的「我很好」。 …